Aveneu Park, Starling, Australia

电讯报:滕哈赫恐撑不过下周曼联虽乱十年但踢成这样他有责任

直播吧12月10日讯 《每日电讯报》首席体育写手奥利弗-布朗发文,认为在主场0-3大败给伯恩茅斯之后,留给滕哈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曼联内部一场“兵变”迫在眉睫。文章写道:

我们可以说,埃里克-滕哈赫获得英超月度最佳教练奖的时机,不是很合适。就在24小时前,他还跟他的球员们一起拿着这个小奖杯摆造型,给曼联的混乱局面披上了一层团结的外衣。24小时后,一幅荷兰人眼下更真实情况的画面就浮出水面。当历史性、可怕的主场输给伯恩茅斯的终场哨声响起时,我们可以看出这一点。这一次,他独自一人,一动不动地站在边线上,一副绝望的样子,也没有人安慰他。毕竟,对于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,我们还能找什么借口呢?

“最突出的是我们的工作方式。”滕哈赫在收到他充满质疑的月最佳主帅奖时说,“我们正在提高和进步。”好吧,审视这样一支运行轨迹绝非向上的球队,老特拉福德现场的73000观众,可以在这问题上做出自己的判断。在滕哈赫执教下,曼联刚刚在主场输给了伯恩茅斯——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次。这是对主教练的固执、对球员缺乏义务感很公正的惩罚。当滕哈赫大步下台阶走进入场通道时,也面临着最惨淡的清算。

曼联球迷引以为傲的标志,是他们倾向于在彻底衰落之前,不会背叛自己的教练。但随着滕哈赫的出现,人们的情绪正危险地接近“叛变”。塞内西头槌打进伯恩茅斯本场第3球后,全场响起了巨大的嘘声。比赛结束时,大片的红色座位空无一人。这种厌恶是可以理解的。因为这不仅仅是因为曼联本来有能力、实际却踢得如此可怕的战术无能,而且还跟一些球员看起来对什么都满不在乎有关。举一个恰当的例子?当马夏尔被霍伊伦换下时,他受到了现场讽刺意味拉满的欢呼。

这就是曼联的情况,球迷们对一名20岁、踢了12场英超没有进球的丹麦人倾注了大量的感情,至少霍伊伦还表现出了一点努力的样子,不像马夏尔。法国人对伯恩茅斯0进球、0助攻、0带球过人,却有11次丢掉球权。同样的指责,你也可以给拉什福德。一场注定要输的比赛,这位英格兰国脚边锋在79分钟才被换上。这反映了他退步有多大。

然而,面临最直接危险的,是滕哈赫。马夏尔还可能撑到下个月的冬季转会窗,但按这个速度,这位主帅可能连一周都撑不下去。除了对拜仁慕尼黑和利物浦两场恶战外,收购俱乐部25%股份的拉特克利夫爵士也即将到来,让情况更复杂。格雷泽家族分心于俱乐部卖股份一事,没太去关注球队可怜的不稳定性,但无法保证拉特克利夫也会如此宽容。拉特克利夫以对体育投资一丝不苟而闻名,也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打破原有局面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滕哈格是弗格森爵士退休后,曼联混乱局面的缩影。这场最新的可怕惨败,反映了一个惊人的数据,即在过去十年,曼联在主场输掉的英超比赛(35场),比弗格森执教26年期间输的(34场)还要多。尽管有过乐观的时刻,但滕哈赫的上任,表明了曼联在黑暗中一路跌跌撞撞:他们尝试了无数种方法,从弗格森钦点的继任者莫耶斯,到冷酷独裁的范加尔;从不讲情面的穆里尼奥,到“曼联DNA”索尔斯克亚,球队仍在绝望地挣扎。2013年,曼联官推发推说:“莫耶斯表示,曼联必须在多个方面有所改进,包括传球、创造机会和防守。”十年过去了,有什么变化吗?

但是,即使没有这种系统性的失败,滕哈赫也仍然要承担责任。这就是他的错,曼联连连续两场比赛踢出连贯的进攻体系都做不到。俱乐部摘不掉最近获得的“球星旋涡”帽子,这都是他的错。曼联可能喜欢给记者下禁采令,但就算这样他们也得承认,滕哈赫才是那个濒临绝境的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